Menu

人大重阳王文:中美分歧会不断加大,但在这三个领域仍可合作|风向

Source:QQ:1300000220Author:QQ:1300000220 Addtime:2020/09/06 Click:57

对话嘉宾: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

自新冠疫情以来,中美两国迅速从贸易战上升到科技、经济、政治的全面摩擦,意识形态交锋异常激烈。从制裁中兴、华为、TikTok到限制5G、中国技术,再到南海、香港等问题,特朗普政府试图在价值观、舆论、金融和战略安全等领域挑起全面竞争。美国为什么频频将矛头对准中国?中美关系是否会陷入新的冷战?中美两个大国是否会陷入所谓的修昔底德陷井?中国是否又应当主动出击?就诸多核心重要话题,凤凰网《风向》栏目联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共同举办“中美关系如何走出困局”讨论会,与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展开深入对话。

核心提要:

1. 学术界目前对中美关系的忧虑是十分必要的,但其实两国之间还有很多乐观的现象没有被媒体充分发现。这些乐观现象包括今年上半年中美之间互相投资额是加大的,特朗普“骂战”对中国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现在全世界多数国家都没有选边站等。

2. 虽然短期之内和可预见的将来,两国会呈现出紧张和摩擦的新常态,但是两个大国终究还是会好起来的。在美国大选最终投票日之前,两国之间的分歧一定会不断地加大。但是美国大选揭晓以后,无论谁胜选,中美都会出现短暂的调和期。

3. 中美之间是竞争还是合作占主流取决于两国政府的政策和世界局势下一步的发展。当前可合作的领域主要包括贸易、公共国际安全、抗疫这三个领域。

4. 随着选情的胶着,特朗普可能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但不会疯狂到对中国发起“热战”。特朗普在区域性问题上会强硬地表态,塑造自己一个强人的形象,而获取更多的选票。

5. “一带一路”代表和折射着中国走出去的步伐。所以“一带一路”当然能够解决目前中国外部的一些困境。要认识到,中国的崛起是一场持久战,现在不能过于骄傲,要去重新建立国际秩序。

中美与其说正陷入“新冷战”,

不如说是很严重的“骂战”

凤凰网《风向》:作为我们今天讨论会的第一个问题,先请您聊一聊中美关系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您认为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您认为中美之间进入“新冷战”了吗?

王文:大概5月份,我写了一篇英文文章,里面用了一个说法称美国无力发动“冷战”——“ColdWar”。我在“Cold”的前面加了一个“S”,叫“ScoldWar”,也就是“骂战”。中美现在与其说是正在陷入新的“冷战”,倒不如说它是一个很严重的骂战。这篇文章在美国华盛顿的智库圈还流传挺广,好多人都说觉得这篇文章角度很独特。我非常尊重其他专家的观点,我也认为学术界对于目前中美的这种忧虑是非常必要的,但是也有很多很乐观的现象,只是没有充分被媒体发现,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个乐观现象就是今年上半年中美之间的相互投资额是加大的。举个简单的例子,今年的前7个月,虽然我们经常说美国人打压生态,但是几乎没有媒体报道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就是中国在美上市的公司募集到的资金是40亿,40亿美元什么概念?去年一年才38亿。这就表明,我们获得在美国市场的决心、踊跃程度相比去年一点都没有减少,反而是上升的,并且美国的市场对中国企业的IPO也是开放的。但是我们过多的视角都放在华为等企业上了,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

美国的企业在中国的投资也是上升的。举个简单例子,高盛,在中国的公司叫高盛高华。高盛在中国公司的股份是提升的,这是跟中国的金融开放有关系的,还有好多美国公司在中国投资的股份都在提升。

最新的调研数据显示,82%的美国在华企业,都决心把中国市场作为首要市场或者主要市场。也就是说,美国企业在中国投资并没有发生变化。换句话说,特朗普天天在打压中国,但是两国的金融圈是在握手,是偷偷地躲开了特朗普所谓的疯狂和非理性,所以他们是用真金白银用脚在投票。这是乐观点的第一。

第二个乐观现象就是,特朗普骂战搞了中国两年多,但对中国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他打华为,华为被他打死了吗?相反,华为过去两年的营收额每年都是上涨20%以上。他搞中美经贸摩擦,想打中国的贸易,但产业链并没有移出中国,相反中国的贸易总额这些年保持不变,即使受到疫情的影响,今年上半年的贸易下降仅仅是3%左右。如果不是疫情的话,我们今年还会大涨。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的对外贸易并没有被美国人打乱。而中美贸易呢?中美贸易下降了大概不到10个百分点左右,并没有出现断崖式的下降。并且虽然有下降,但是额度还是巨大的。中美贸易在中国企业贸易结构中的调整相对地更小,中国成为美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但是美国仍然是中国第一大单独的国家的贸易伙伴,少于欧盟和东盟。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中美贸易额仍然非常大。

所以为什么网民给特朗普取了一个称号叫“川建国”,因为是他在帮助中国发展。当然中国目前存在了一些这样或那样的纰漏和不足,但那是我们国内改革、转型、升级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其实美国对中国的冲击相对是有限的,这是第二个乐观的现象。

第三个乐观的看法就是从全球的角度来看,不像1947年、1948年那样,美国的铁幕演讲以后,短短三年之内,全世界就变成了两个阵营。现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选边站,没有在劝打、促打,而是都在劝和。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对中美关系的未来,短期之内、短中期之内肯定会呈现一种紧张的摩擦状态。

但对长期来讲,还是应该持审慎乐观的态度。只是某种程度上,在这个骂战的前提下,中美两国的公众舆论和民众恐怕都要适应这种紧张摩擦的状态。

今天讨论的主题叫“中美关系如何走出困局”,这是个挺好的题目。但坦率讲,十年前我们不也在讨论这个话题吗?五年前我们也有类似这样的话题的讨论会。过去二十年,多少时候都有一定的困局,但是我们不是照样也走出来了吗?

另外,“新冷战”的说法中国是不接受的,王毅外长5月24日的两会记者招待会、7月9日的中美智库与媒体视频论坛上反复在讲,中国要和美国合作,我们要对话,不要“新冷战”。

要打仗两国还得有共同的意愿,中国没有那个意愿,所以我对美国的能力持有怀疑态度、看低态度,他们没有能力发动新的战役。关键是我们自己要有自己的战略定力,并且跟美国进行更多的周旋和努力。

美国大选前中美分歧会不断加大

大选后会出现短暂的调和期

凤凰网《风向》:我们看到特朗普目前在外交上无视规则,频频出手,您认为中美目前还有没有基本的共识可言?

王文:应该是有很大共识的,我对中美关系在整个学术界属于审慎乐观派。虽然短期之内和可预见的将来,都会呈现这个紧张和摩擦的新常态,但是两个大国终究还是会好起来的。这个主要的共识大体有三点。

第一个,两国都是全球级的大国,都是核大国,两国都不希望类似这样紧张的状态下降到最谷底。所谓的最谷底,就是爆发热战,那样的话就是人类的灾难了。所以无论特朗普多么非理性,多么疯狂,都不至于要对中国打一场热战、打一场核战争,那就意味着整个地球就毁灭了。

所以这样一个最底线的思维还是一场共识。只要两个国家不发生这种核战争,不发生热战,吵吵闹闹整体上大国还是能够承受,这是我相对乐观的想法,尽管我也不认为“新冷战”会有比较大的可能性,这是第一点共识。

第二个共识就是两国人民,绝大多数人民都是希望两国能够和平共处,能够进一步地推进合作。且不说两国每年600万来往的人群,即使美国,相当多的人也是希望自己国家发展,而美国的发展离不开跟中国的合作,这是第二点共识。

第三点就是全世界都是希望中美两国能够尽快地解决这样的摩擦。这样的共识就会使得在中美两国目前的争斗中,绝大多数国家都不会选边站。这个跟过去1946年、1947年发生的“冷战”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个时候美苏之间发生“冷战”,世界迅速变成两大阵营。所以这样的三大共识,决定了尽管短中期可能中美两国都会呈现出紧张和摩擦的新常态,快讯时报但从长期看,中美两国还是会解决目前的这种霸权国和崛起国之间的结构性矛盾的。

凤凰网《风向》:您提到中美存在基本三点共识,当然紧张和摩擦也是新常态,不可否认,中美也是有分歧存在的。那么如果让您量化一下,您觉得这个共识和分歧的比例大概是几比几?

王文:目前美国处在选战胶着期,未来差不多70天左右,分歧肯定会加大。因为特朗普是一个公共传播、操纵舆论的高手。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为了转移美国国内聚焦他的抗疫失败的视线,他一定会炮制更多的中美关系的紧张,来转移老百姓对他在抗疫问题上的指责。所以在11月初、美国大选最终投票日之前,两国之间的分歧一定会不断地加大,而且在媒体上的引爆点还会越来越多。

但是美国大选揭晓以后,无论是特朗普连任还是拜登上台,中美都会出现短暂的调和期,都会对这一两年来、两三年以来,中美之间这样大规模的摩擦做出一定的反思和调整。调整的结果,就是会出现新的互动状态。但我们必须有一个心理预期,就是两个大国接触面那么广,矛盾是非常正常的。

人和人之间的交往也是有矛盾的,同事之间,哪怕夫妻之间,兄弟姐妹之间都会有矛盾,所以不要奢望中美之间完全的毫无矛盾的相处,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未来中国的民众和中国的舆论,都要适应对美关系存在着竞合并行的这种状态。

人大重阳王文:中美分歧会不断加大,但在这三个领域仍可合作|风向

中美当前至少在三方面可以合作

凤凰网《风向》:那竞争会大于合作吗?

王文:竞争和合作谁更大取决于两方面。第一是取决于中美两国政府的政策。美国虽然是目前唯一的超级大国,但它也没有完全的能力能够决定中美的状况。换句话说,过去的两三年,包括特朗普在内的很多人想打“新冷战”。但是中国不愿意跟它打,它也打不起来,所以一国是没法决定的。两国政府相互之间的政策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第一个决定因素,决定了竞争和合作谁更大。

第二个决定因素,就是世界局势下一步的发展。比如说是否还会出现区域危机,是否会出现新一场的金融危机,是否还会有一些更大的突发事件,促使两国又能合作了,这个都说不定。2001年的911事件促使两国合作,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也促使两国合作,所以未来两国竞争还是合作,不要过早地断言。当然也不能过于乐观,说合作一定大于竞争。中美两个大国如何学会共处,在未来一定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大国共处现象,比过去历史上16对崛起国和霸权国之间的矛盾都要更复杂,所以我们应该不停地去观望、磨合,并且去处理这些复杂的矛盾。

凤凰网《风向》:那您认为还有哪些可以合作的领域呢?

王文:合作至少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在贸易方面的合作,这点中国也不回避。中美两国的贸易谈判在今年年初已经达成了贸易协定,但是因为疫情,影响了贸易协定的落实。中国需要很多美国的贸易产品,比如美国的农产品,美国也大量需要中国的制成品,比如服装、玩具等。在这些领域,两国应该在贸易谈判上有一个更好的结果。因为这涉及到了两国的老百姓的福祉,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两国在国际公共安全上的合作。现在恐怖主义、分裂主义仍然在全世界肆虐,两国在这些领域应该有一些合作。在这些领域的合作其实现在也在进行,美国的国防部、五角大楼也在几次表态,表达了对中国的善意。目前来看,军事是两国稳定的压舱石。

第三个当然就是现在反复讲的就是疫情仍在蔓延,中美两国应该在抗疫方面、疫苗的研发方面,继续深入合作下去。

特朗普会在区域问题上强硬表态拉取选票,

但没有胆量发动“热战”

凤凰网《风向》:我注意到您之前提到一点,随着选情的胶着,确实特朗普可能会有一些比较出格的举动,那您认为他有可能爆发一些局部的战争,来转移国内民众的视线吗?如果有的话,他可能还会有哪些比较极端的选择?

王文:比较早的时候,我就预计特朗普会在军事领域有一些擦枪走火的可能性。但是我不认为特朗普会疯狂到对中国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热战,他没有那个胆量,也没有这个能力。

过去的这些年,特朗普都没敢对伊朗动手,伊朗人为了给将军复仇,把他的无人机打下来了,打他的基地,他都没敢还手,几句话就把它抹过去了。对朝鲜它也没敢动手,对中国,料他也没有这样的胆量,中国要有这样的自信。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中国的军队是有这样的准备的,我们要不怕战,要敢战,这个都是我们中央的相关决策。

同时,不排除有一种没有造成人身伤亡的擦枪走火的事件发生。比如7月份日本媒体报道,美国的军力会造成对我们国家在南海领域、在海上的部分岛礁的毁坏。这些会造成区域的紧张,这样的紧张感就会迅速的牵引全球媒体的注意力。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会强硬地表态,进而塑造自己一个强人的形象,而获取更多的选票,这种可能性概率是最大的。但即使这样的可能性发生,在中国决策者看来,我们也有足够的智慧去应对。

要对“一带一路”保持信心

对建立国际新秩序保持谦虚

凤凰网《风向》:我们此次讨论会的主题是中美关系如何走出困局,您长期从事“一带一路”相关研究,那么您认为“一带一路”能否从根本上解决中国走出去的困境呢?

王文:“一带一路”不只是一个具体的政策,更重要的是中国面向全球的理念,它实际上代表着从十八大中国进入到新时代以后,中国面向全球的一种战略视野。什么意思呢?就是过去中国的对外发展是一个非均衡式的、不平衡的、非对称的发展,它过于重视西方。

2013年秋季提出“一带一路”以来,到现在刚好七周年左右。“一带一路”的提出,实际上促使了中国的民众、地方政府、企业(包括民企和国企),都更加去平衡化的自己的全球战略,不只是重视西方、重视欧洲、美国、日本,还更加重视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国家,还有一些区域性强国,比如伊朗、土耳其、尼日利亚、埃及等。

所以理论上讲,无论是不是“一带一路”,反正总有这样一个倡议的代号,来代表着、折射着中国走出去的步伐。所以“一带一路”当然能够解决目前中国外部的一些困境。但是无论如何,要对未来中国走向世界、拥抱世界、跟世界融合,有更大的信心。

凤凰网《风向》:您认为目前中国是否已经具备建立国际新秩序的能力了呢?

王文:中国的崛起是一场持久战。中国现在不能过于骄傲,要去重新建立国际秩序,这一点是中国的共识。但是在对美国的重要性上面,我们也需要有更积极的因素。

过去这些年美国对中国对外战略的重要性是在下降的,三年前大概在2016年、2017年的时候,对美贸易在中国对外贸易的大盘中比重是19%到20%,而现在下降到10%,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对美国的影响要有一个更加客观的评估,知道美国不足以颠覆中国未来的发展。所以对于更年轻的一代来讲,我在这方面更自信,我并不认为美国有那样的能力。当然在战术层面上,中国还是要聚焦做好自己的事情,做好自己的事情外部的事情也会随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