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牧原股份货币资金超200亿却大肆举债 承包方将工程分包给无资质第三方

Source:QQ:1300000220Author:QQ:1300000220 Addtime:2020/09/06 Click:61

文/诸六

牧原股份近日不太平,虽然上半年业绩起飞,但占用农田疑云下,牧原股份迎来考验。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发现,“二师兄”价格走高之时,牧原股份借机大肆扩张,但惹人疑惑的是,账上趴着238亿现金却还大肆举债,牧原股份为何需要这么多钱?

扩张的路上,牧原股份也没忘记控股股东,与控股股东全资子公司产生超50亿元的工程交易,然而该子公司却将工程分包给没有资质的第三方,大干快干的同时,牧原股份是否缺乏管控风险的意识?

既少理财也不分红

为何还“大存大贷”

猪周期叠加非洲猪瘟等因素,“二师兄”飞上了天,上市猪企赚的盆满钵满。老牌猪企牧原股份财报显示,2019及2020年上半年,牧原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2.21亿元,201.3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51.04%、193.76%;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1.14亿元、107.8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075.37%、7026.08%。

生猪市场供应形势紧张,生猪价格持续高位运行,2020年1-6月,全国活猪均价为33.9元/公斤,相比于上年同期同比增长136.95%。牧原股份坦言,生猪价格的上涨是净利润上升的主要原因。业绩暴增下,牧原股份不断扩张,包括设立新的子公司、建猪场等一系列举措。

2020年上半年,牧原股份新设65家子公司。同时,牧原股份的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余额达到了429.27亿元,较年初增长154.64亿元。其中,在建工程余额为123.46亿元。

对此,牧原股份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加快在南方区域的发展布局,增加生猪出栏量,保证猪肉供应。同时,公司在内乡尝试楼房养猪,并在生产管理、饲料供应、粪污处理等方面使用新技术、新设备,提高生产效率和健康水平。

通俗来说,即随着生猪价格的居高不下,牧原股份决定紧紧抓住这个风口,不仅要扩大布局,还要改善“二师兄”的待遇,住楼房用新设备。而这背后,花出去的都是“真金白银”。

截至2020年上半年,牧原股份的货币资金为237.8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高达27.04%,即便手握如此多的现金,牧原股份仍然不能满足,上半年的负债持续升高。

半年报显示,当期牧原股份的短期借款余额为134.18亿元,比期初增加91.62亿元。其中包括3.5亿元的质押借款、7.05亿元的抵押借款、116.21亿元的保证借款及7.42亿元的信用借款,相比于期初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

同期,牧原股份的长期借款也由2019年末的11.17亿元增长至52.36亿元。经统计,牧原股份长短期借款、应付债券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为24.66%。诸多债务下,牧原股份上半年的利息费用达到3.78亿元。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注意到,在半年报出来之前,监管就注意到了牧原股份的资金状况,在2020年7月1日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牧原股份全面梳理并列示公司目前融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融资渠道、利率、期限、用途等,并结合现金流与融资成本,说明是否存在偿债风险。

根据回复,截至2020年6月30日,牧原股份的融资渠道包括银行贷款、公司债券及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资、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三种方式,其中以银行贷款中的短期流动资金贷款最多,金额达134.13亿元,利率为2.4%-6.09%。

此外,半年报显示,资讯中心牧原股份的委托理财金额为23.05亿元,均为银行理财产品,利率水平在1.72%-3.57%之间。并且,牧原股份表示,公司计划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那么,既不追求理财也不打算分红的牧原股份,为何不用账上的大笔现金,而要“舍近求远”去借钱?

更有意思的是,牧原股份还要境外发行债券用于置换境内债务。2020年8余额28日,牧原股份公告披露,收到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下发的《企业借用外债备案登记证明》,备案主要内容为拟通过境外子公司牧原国际(英属维尔京群岛)有限公司境外发行不超过5亿美元(等值)债券,由牧原股份提供担保。募集资金计划全部回流境内使用,其中约1.68亿美元用于生猪养殖项目的投资建设,2.57亿美元用于偿还置换境内债务,剩余资金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外债本息由债务人负责偿还。

承包方将工程分包给没有资质的第三方

由大肆扩张引发的不仅是债务的持续走高,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还注意到,牧原股份建猪场还托起了同一控股股东控制的建筑公司。

数据显示,2018-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牧原股份与河南牧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牧原建筑”)产生的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10.18亿元、47.38亿元、52.2亿元。

对于与牧原建筑产生的工程劳务交易业务,牧原股份的解释为一是发挥牧原建筑采购优势,集中采购建筑工程物资,有效降低建设成本;二是在公司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批长期合作的工程建筑商,牧原建筑能够有效整合优质建设施工资源,统一建设标准,确保工程质量;提升建设速度,满足公司大规模快速扩张的需求;三是公司通过牧原建筑开展建设施工活动,可有效规范施工队、建筑商的纳税行为。

天眼查APP显示,牧原建筑成立于2016年,为牧原股份的控股股东牧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牧原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虽然经营房屋建筑等业务,于2019年6月26日获得了建筑业企业资质,资质包括钢结构工程专业承包三级,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三级,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三级,有效期至2020年8月20日。

显然,“二师兄”起飞后,牧原股份进一步加大了与牧原建筑的交易,并认为此举能够有效整合优质建设施工资源,然而,真实情况或并不如此。

2020年8月26日,裁判文书网发布7起关于牧原建筑的诉讼,该7起诉讼的被告均为李振来与牧原建筑,第三人为陈国栋。事情原委是,牧原建筑承包了牧原股份全资子公司山东平原牧原农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牧原”)平原1场7标猪舍土建及附属工程后,将该工程分包给了第三人陈国栋。李振来参与了陈国栋承包工程的施工,雇佣了该7起诉讼中的原告7人,并负责工资的发放。

然而,李振来并没有如期发放工资,而是给该7名被告打欠条,并在欠条中注明“此工资应由牧原建筑支付”,最终被7人诉至公堂。牧原建筑作为承包方,陈国栋作为分包方,本不负责对具体施工工人的工资发放,但整起事件问题就出在当初牧原建筑将工程分包给陈国栋时,陈国栋并没有从事施工建设及劳务作业的资质,违反法律规定,因此对拖欠原告的工资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整件事并不复杂,但从中暴露的问题却值得深思,牧原建筑作为被上市公司信任的猪场建设承包方,并没有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与义务,而是将工程分包给不具资质的第三方,最终还导致了拖欠民工工资的不良后果,那么牧原股份所谓的整合优质建设施工资源又从何说起?猪周期下,为了利益追求建设速度无可厚非,但扩张的路途中仍需要把关风险控制。